登陆

李国庆俞渝互撕 当当远景几许?

admin 2019-11-12 332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10月24日凌晨,当当网两位创始人在朋友圈互撕,夫妻双方矛盾首次公开激化。俞渝称,“家门不幸,顾客无碍,当当更好。”就在他们夫妻二人互撕的期间,彼此的事业也是大受影响,10月24日零点,CRYSTO项目关联虚拟币CSO价格插针式下跌。李国庆告别当当网后的去向,是加盟CRYSTO旗下DAPP任CEO,且任Crysto董事长,并曾受邀担任CEO。

值得关注的是,当当网虽然从去年初开始了一系列组织架构与人员调整,但是仍然聚焦于图书相关业务,在中国电商行业的地位越发边缘化。尽管当当方面称,当当网无负债,拥有良好的资金情况,但是不争的事实是,曾经力压京东的当当,如今估值仅是京东的零头,而他们夫妻的此番“作为”,更令当当雪上加霜。一方面,会给其品牌及口碑造成影响;另一方面,资方及相关利益方经此事后对平台的预期大概率会调低,未来的资金投入或将打折扣,进而影响平台的未来成长。

“互相伤害”背后的股权之争

当当网由李国庆和妻子俞渝于1999年创立,主要经营图书业务,在中国网络交易尚未发达的当时,当当网可谓是红遍大江南北。当时,与当当网对标的是美国的亚马逊。

不过,对相识3个月就闪婚的夫妻,不顾在一起23年的情分,最终选择了用最辣眼的字眼来互相伤害,而在这背后,无非是一个字:钱。

2019年胡润百富榜显示,李国庆和俞渝夫妇财富约70亿,排名第573位,其财富的主要来源正是他们共同创办的当当网。

李国庆对于现在的股权显然是非常不满的。天眼查的数据显示,俞渝的持股比例为64.2%,李国庆的持股比例为27.51%。

而公开资料显示,2010年12月当当上市时,李国庆的持股比例为38.9%,俞渝的持股比例为只有4.9%。可见,双方的持股比例发生了大逆转。

李国庆这样形容俞渝在当当网的角色变换:从当当的帮忙者,到小股东,再到现在的境外绝对持股大股东,你不仅把我从我为之奋斗了半生的事业中扫地出门,还诽谤企图让我名誉扫地。

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?其中,当当的私有化是一个关键节点。

2016年9月,因为市场表现不佳,当当以5.56亿美元的市值进行了私有化退市。用俞渝的话说是:“我哭着坚持做完私有化,避免当当像聚美、唯品一样持续跌。”

而在此前接受采访时,李国庆表示,当当私有化时,俞渝提出双方持股一半一半,他同意了。当当退完市,俞渝又提出一人拿出一半股权给儿子,他也同意了。但因为他儿子是美国人,当当和海航谈收购时不能有外资股东,这部分股权就放在了俞渝名下。

李国庆称,自己忘了股权变动是一场权力(投票权)变动,随后俞渝就联合小股东逼他交权。

李国庆在山东卫视的一档节目中总结了俞渝“驱逐”的过程:股权变更、逼走副总、再加“逼宫信”,并表示自己是净身出户。

不过,俞渝却控诉李国庆说:“雍正王朝、踢出管理层、股份被‘欺骗’、逼宫、赶走副总,除了‘逼宫’这半件事,每件事你都撒谎。”

和普通家庭的夫妻一样,李国庆和俞渝同样为财产和扯不清楚的家庭琐事闹心。10月24日凌晨2点,李国庆再次发微博表示:“你最近言行已经感情破裂无法挽救,我们双方也都彻底疲惫,不如就处理好这最后一摊事,然后各自好李国庆俞渝互撕 当当远景几许?活?”

曾力压京东 如今估值仅是京东零头

一年一度的双11大战即将到来,但是对战的主角早已换成了马云率领下的淘宝,以及刘强东率领下的京东商城,公众更多关注在这两个人的言论动态。

因为,在市场份额上,微乎其微的当当网早已经淡出,这个曾经的电李国庆俞渝互撕 当当远景几许?商行业第二位的市场巨头,已经成为被边缘化的小弟了。

事实上,李国庆描述的他被踢出当当的过程历时很长,并不是一两年内能完成的,而这个过程伴随的,也正是当当这家公司在发展过程中的摇摆与每个关键节点的选择。

当当网以低价格、标准化的图书商品为切入点,再到卖美妆、家居、母婴李国庆俞渝互撕 当当远景几许?、服装和数码等各品类百货,借助物流配送和货到付款等交易模式,2005年当当网实现全年销售4.4亿,而当年的京东商城销售额不过是3000万元。

随后,京东开始了烧钱抢用户的阶段,而当当明显更重视中短期利润。

2011年开始,当当和京东开展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图书价格战,当当网元气大伤,资本市场反映的直接结果是,当当的股价在六天内暴跌了30%。

值得关注的是,尽管在当时,当当网进行了调整,增加了经营的品种,但是当当网对于图书之外其他品种的扩充,远远落后于京东。

2014年5月,京东集团在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。目前,京东市值接近450亿美元,而当当网去年试图卖身时,估值仅约10亿美元,不足京东零头。

随着阿里、京东以及一大批垂直类电商的崛起,加上当当网自身转型不及时等,当当网的市场份额迅速被挤压。根据Analysys易观发布的《中国李国庆俞渝互撕 当当远景几许?网络零售B2C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9年第2季度》数据显示,天猫成交总额占据市场份额62.4%,排名第一。京东市场份额为25.6%,排名第二。而当当的市场份额占比只有0.4%,不足1%。

有评论称,与侵略性较强的京东相比,当当不太善于主动出击。当当本可以从京东的主营3C业务“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”,运用小规模3C促销,展开反击,脱离自营图书价格战,但当当却放弃了,因为“不赚钱”。

面对自身已被电商行业边缘化的事实,当当网也不是没有新变化,一方面宣布开设影业公司;另一方面,当当网计划在全国开设不等规模的书店1000家,而其在实体书店的战略和布局面临卖火柴的小女孩故事不确定性,不免让人唏嘘。

从去年开始,当当网开始了一系列组织架构与人员调整。现有业务板块包括数字业务(含电子书、听书)、网络文学、按需印刷、总代理、文创(含文具、艺术品、工艺品/手工艺品);自出版、实体书店;影业和小品牌等。

从上述业务板块看,当当仍然聚焦于图书相关业务,在中国电商行业的地位越发边缘化。

当当网将何去何从

今年年初,李国庆把自己的悲剧总结成了一句话: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,一定要结束夫妻店治理。

在当当上市初期,李国庆和俞渝一直致力于为夫妻店正名:是不是夫妻店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对顾客有价值,股东能分到红。同时避免当当要看俞渝脸色还是当当要看国庆脸色的问题,双方明确分工,各自管好自己负责的事。

尽管当事人不承认“夫妻店”模式,但李国庆和俞渝一直坐镇一线、相互制衡却是不争的事实。

二人拥有相近的话语权,但当二人意见不统一时,这也使得当当开始在战略上摇摆,从而在很多黄金发展时期错失机会。

2010年当当私有化退市后,在关于当当的前途选择上,李国庆和俞渝的矛盾日益凸显。

当时有很多人认为,当当从美股退市或许是为了重回A股市场,以获得更高的估值,但在其行业地位每况愈下之后,这种可能性已经变得微乎其微。于是,当当一度把目光转向了出售公司。

去年4月海航旗下公司曾经对当当发起收购,一时引起舆论热议,但最终未能成行。

当当网前副总裁高翔此前表示,“当当走到这个地步一点儿不意外,肯定是意料之中。”尽管当当网的系统是由他主持搭建的,并曾负责当当网的客服物流运营等工作,但高翔坦言已很久未关注当当网,平时购物也是通过京东。

高翔进一步称,(当当网走到今天这种局面的)原因肯定是管理者的能力和机制问题。

也有业内人士认为,如今互联网企业正通过新零售等方式寻求与实体产业结合,并不是说卖给互联网企业就好,或者就不好。

今年2月20日,李国庆以公开信的方式宣布离开当当,并表示,当当结束了“夫妻店”治理结构。

如今,两人已经公开撕破脸,离婚纠纷也闹上了法院。那么,浮沉的当当将何去何从?

“现在俞渝掌握着当当发展的话语权,很可能还是会寻求并购。”有分析师表示,缺乏创新、分工不明、节奏不一致、尤其是感情破裂导致的利益纠纷对于企业而言则更是雪上加霜。当当网只有痛下心来坚定改革,才会越走越稳。

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、高级分析师莫岱青分析认为,李国庆与俞渝之间的隔空骂战更多涉及双方的个人生活问题,而当当网是独立运营的电商平台,此事更多影响的是平台的品牌及口碑,短期内对公司经营层面应该不会出现重大负面影响。

在艾媒咨询CEO张毅看来,长远来看,由于李国庆夫妇对于当当网而言有非同一般的意义,很可能会造成当当的用户流失。同时,资方及相关利益方经此事后对平台的预期大概率会调低,未来的资金投入也很可能将打折扣,进而影响平台的未来成长。

“这种事情对员工影响也很大,当前互联网企业的员工往往面临着很多选择,对年轻人来说,工作名声、成长空间都是很重要的考虑因素。”张毅如是说道。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